邮箱登录
联系我们

丹江碧水一条流动的生命动脉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最新动态    行业要闻    丹江碧水一条流动的生命动脉

    丹江的前世与今生


  今天,人们说起湖北省十堰市丹江口市,自然会想到丹江水。


  丹江,古称丹水、均水、淅水、粉青江,源于陕西省秦岭凤凰山,自陕西商南县月亮湾流入河南淅川县境内,经荆紫关、寺湾、大石桥、滔河、老城、盛湾、马蹬、仓房、香花、九重等10个乡(镇),从香化镇西南部出境,进入湖北省丹江口市,全长384公里。


  丹江汇入汉江以后,水体依然保持着翠玉般的绿色。今天,无论什么季节,人们乘车经过武汉长江大桥或乘船过江,在汉江汇入长江汇合处,都能一眼辨别出两种不同的水色,一条清碧,一条浑黄,色彩对比非常鲜明。


  我国第一部地理书《禹贡》曾有“嶓冢导漾,东流为汉,又为沧浪之水”的记载。丹江口工程未兴建之前,汉水和丹水就曾被远古的历代文人所传诵,他们身临其境,见水生情,无不为一江碧水所留恋。唐代诗人李白曾写下“遥看汉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酸酷”的诗句;宋代文豪苏轼曾有过“襄阳逢汉江,宛似蜀江清”的感慨;清代诗人沈冠目睹一江碧水,更是心生感慨:“清绝沧浪水,传名自禹经。澄潭浮鸭绿,映壁妒雅清。”


  那时的丹江和汉江,还只是一条远古的河流,如今两库相融,汇合成一座“亚洲天池”,别说是古人,就是今天人们看见“丹江水”,也会触景生情。


  在距离引水渠首15公里处,有一片位于河南李官桥的水域,被人们形象的比喻为“人造海洋”,人在船上,犹如行驶在海上,明镜似的湖面静卧在蓝天白云之下,充满着纯净与温柔,给人梦幻般的遐想。


  网箱养渔转型柑橘种植


  湖北省丹江口市均县镇,先后两次整体迁移,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唯一一座整体搬迁的乡镇。


  1958年兴建丹江口水库,均州古城被淹没在水下,全镇居民被迫迁移。2005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实施,为增加水库容水量,大坝加高工程由原来的162米加高至176.6米,正常蓄水位由157米提升到170米,镇里的移民再次被迫搬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实施后,均县镇虽没有整体淹没,但已成为一座孤岛,居民的生产生活会受到影响。”均县镇人大主任张国刚说,均县镇是湖北南水北调唯一整体搬迁复建的乡镇,全镇4000多人全部搬迁,老集镇作为南水北调遗址保存下来,作为水情教育基地。


  走进均县老集镇,一座座居民楼已人去楼空,显得荒凉而寂静。


  离开旧镇遗址,来到均县镇新址,一幢幢二层小楼并排而立,门前屋后栽花种草。新镇共设五大功能区:中央游憩公园、科技教育区、行政办公区、居民生活区、休闲商业区。当地移民因配合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居住条件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如今,这里已成为我国水利移民安居工程的典范。


  为了保护这片水源,丹江口市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开工建设时就提出了“内修人文,外修生态”的环保目标。近5年来,市委市政府以“碧水保卫战”为突破口,先后取缔了12万只网箱,拆除了726处库汊的围网,为绿水青山中国梦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为了这湖碧水,丹江口市近万户渔民告别了养鱼生涯,他们为生存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去年5月,记者在龙山镇采访,遇到一位叫严大国的渔民,说起水产养殖,严大国说:“2005年的夏天,卖柑桔赚了8000块钱,我用这8000块钱起家,走上了网箱养鱼的道路。经过几年的发展,养殖规模越做越大,高峰时,网箱数量达到180多只。2017年4月,政府开展‘雷霆行动’,取缔网箱养殖,我第一个响应号召。”


  在严大国的门口,记者看见一条停放的大船,上面堆满了拆除的网箱架和浮筒,严大国告诉记者:“这两年,养殖业成为夕阳产业,我也要转行了,上个月又买了30亩地,准备扩大桔园面积。”


  今天,走进南水北调中线核心水源区,数百条库汊的围网已经去无踪影,看不见飘浮的网箱,波光如镜的湖面已经实现了“水中无网、水下无桩、水面无房”的“三无”目标。


  925公里长的战略防线


  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指的是丹江口水源工程以上的汉江上游地区,而水源核心区指的是丹江口水库。水源区包括汉江和丹江两大水系,涉及陕、甘、豫、鄂、渝、川5省1市47个县(市、区),总面积9.52万平方公里。


  2017年春天,油菜花开的季节,记者开车2000余公里,先后踏访了汉中、安康和十堰地区,这里是中线南水北调水源的重要涵养区,全长925公里,辖区内覆盖了3个地级市。丹江口水库80%的水量来自于汉江流域,水质的优劣,直接关系到丹江口水库的水源质量,更关系到一库清水能否安全北上。


  汉中市,位于陕西省的西南部,北有秦岭屏障,南有巴山横亘,是南水北调中线水源的第一个保护区,涉及7个县。过境的汉江横贯汉中东西长达270公里。


  这里一马平川,万顷粮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素有“西北小江南”和“秦巴聚宝盆”的美誉。


  16年前,记者曾经踏访过这片神奇的土地,16年后再次走进,让人倍感亲切。今天,这里已建成了高速公路,沿途茂密的森林随着山峦的起伏而变化,几乎看不见裸露的土地。汉江以其特有的幽蓝和翠绿,从宁强进入勉县,流淌过汉中盆地,眼前的风景让人油然想起“云自苍梧去,水自嶓冢来”的远古意境。


  自从2003年,汉中被列入中线南水北调水源涵养区,市委市政府就开始积极推进转型转产,关停并转高污染企业,以绿水青山为突破口,扶持绿色产业,鼓励旅游发展。先后举办了八届“油菜花节”,经过十多年的精心打造,汉中油菜花的种植面积已经达到112万亩,每年仅生产的油料就达到14.4万吨。


  每年花开时节,汉中油菜花就像一张亮丽的名信片,吸引着国内大批游客前来踏足观光。100多万亩油菜花争相怒放,犹如一片黄色的海洋,天地之间,浮光跃金,构成了汉中盆地一道最为靓丽的风景,人们把这里亲切地称为“油菜花的故乡”。


  2017年的“油菜花节”主会场设在勉县。沿着两山夹持的一片狭长盆地,记者先后走进杨家山、元墩、龙湾3个观花点,路边的一排排民宅,被鲜艳夺目的花海环抱,宛如原野中一幅简约纯净的油画。站在龙湾最佳观景台,向下俯视,一条碧绿清澈的河流,像一条轻柔温润的龙形飘带,蜿蜒而行。沿河两岸是一排排刚刚绽放出新绿的杨柳,河堤之上是群山环绕的油菜花海,花丛中仰卧着“勉县欢迎你”几个醒目大字。政府也是别具匠心,五个字全部用纯净的绿色小麦播种出来,与油菜花的黄色正好形成反差,黃绿交错,相映成趣,人们拿着手机,纷纷拍照留影,享受着人与自然的和谐。


  天汉长街,是汉中市打造“一江两岸”的护水平台。为保护水源,政府不惜投入巨资,经过五年的建设,形成出了一条适合市民休闲观光的亲水平台。用无人机从空中俯瞰,滨江新区好像一幅舒展的宏伟画卷,不同的色彩疏密相间,不同的建筑错落有致,不同的线条别有韵律,龙岗大桥的雄姿,点缀着美丽的汉江。漫步江边,既有如画的长廊,也有行走的栈桥,还有流线型的小桥流水;不仅有江南的灵动秀美,还有北方的粗旷豪爽。漫步亲水平台,犹如身临长长的画廊,如梦似幻,我不敢相信眼前的风景,就是三条支流汇合成的汉江,穿城而过,如今却已“换了人间”。


  安康,一个水灾频发的城市,一个饱经洪水困扰的地区。汉江穿过安康地区市长达340公里,占水源区流长的37%,辖区内10县区占丹江口库区上游县区总数的32%。


  汉江自西向东流过安康,境内山高坡陡,河流密布,纵横交错。秦岭、巴山和汉江构成了“两山夹一川”的特殊地理结构,丰富的水资源为汉江提供了强大的动能。


  沿着西大街到汉江边漫步,用心感受这个城市的脉搏。虽然是傍晚,但安康的街道,灯火辉煌,繁华似锦,不同颜色的门店招牌和各种灯光交相辉映,一片繁华的景象。16年前的安康,破旧不堪,如今城镇化的进程促进了这座城市的繁荣,今日的安康美得让人不敢相信。


  临江的西水门仍然耸立着一条几公里长的城墙,似铜墙铁壁,阻挡着洪水的入侵。1983年秋天,一场大水,让安康变成一片泽国。一位75岁的老人,说起那场洪水,满脸的悲伤。他告诉记者,当时我们很多人在城里看戏,突然有人报告说大水进城了,广播喇叭响起喊话声,叫大家扔下东西赶快往高处跑。有的人跑到山上,有的人爬上房顶,人们惊慌失措,乱作一团。仅一会儿工夫,城里变成一片汪洋,水深达3米,直到第二天早晨,洪水才退去,人们回到家里,已经一无所有。


  那场洪水给人们心里留下了沉重的阴影,此后若干年,人们谈水色变。老人比划着告诉记者,如今35年过去了,安康再没有遭到洪水的袭击,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让安康成为重要的水源涵养地,变化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翌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安康市西南15公里的瀛湖。这里是汉江上游最大的一座水库,距下游丹江口水库260公里。1989年12月,安康水电站下闸蓄水后,这座陕西省最大的人工湖,形成了周长540公里的水库,总面积达102.8平方公里,其中水域面积达到77.8平方公里,被人们称为“陕西千岛湖”。水库建成后,当地政府把渔业列入农民增收的主导产业来抓,大力实施科技兴渔战略,鼓励支持库区人民发展网箱养鱼。库区群众养殖积极性高涨,短短7年时间,瀛湖库区的网箱数量迅速扩张,达到30180只,从事网箱养殖的人员多达380户,共2000余人。


  随着国家环保政策的出台,安康市委市政府拿出壮士断腕的气魄,从2017年4月开始陆续取缔网箱。经过一年的紧张拆除,2018年4月17日,汉滨区对流水镇东瀛渔业公司134只网箱进行了最后拆除,至此,瀛湖库区3万多只网箱全部拆除,瀛湖的网箱水产养殖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在安康市南水北调环境应急处置中心,电子大屏幕上显示出辖区内重点污染源以及污染治理设施的实时视频监控。安康市南水北调应急处置中心主任何勇介绍,目前我们已经纳入汉江一级干流300个点位左右,随着建设项目的延续,会延展到1000个点位左右,在两三年内,囊括到二三级支流。


  应急处置中心的环境投诉管理系统运用了互联网和大数据。12369热线具有24小时留言和录音回放的功能。辖区内2051名河长将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并接警。何勇说:“平台从2015年始,截至到现在,共接听了11600多条热线投诉。”


  白河县,“秦头楚尾”的分水岭,蜿蜒绵长的汉江流经到这里注入到丹江口水库。这是一座被人称为“系在山腰上的小城”,60年代就曾有专家断言,这是一块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这里自然条件恶劣,农业基础脆弱,全县1450平方公里,人口20.7万。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70年代初期,白河还是全国重点的贫困县,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经过40多年的艰苦奋斗,今天的白河县已经摘掉了贫困的帽子,一举成为全国水土保持先进单位。


  汉江从西向东横贯安康市全境,在白河县城关镇公路村从陕西省流入湖北省。汉江出陕断面的工作人员,采用自动与手动两种方式,定期监测断面的水质状况。白河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的魏琳表示:“每条沟、河都有人管,发现问题及早处理。目前,水质一直稳定在国家Ⅱ类标准,而且达标率100%。”


  在江边,记者看见,穿城而过的汉江岸边正在砌起一层高大的堤墙,当地的民工告诉记者,这是为保护汉江水源,将县城与江水隔离,以免水质受到污染。


  汉水纵情奔走,由白河县进入鄂西北的十堰市。十堰,“九分山水一分田”,位于汉江和丹江口水库的结合部。


  记者获悉,从2018年4月开始,十堰市实施了汉江大保护“九大行动”方案,远离高耗能,消灭高污染,力争通过3至5年努力,确保Ⅱ类水质进入丹江口水库的绿色通道,洁净畅通,稳定运行。这“九大行动”分别为:森林生态修复、湖泊湿地生态修复、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业污染防治和产业园区绿色改造、城镇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农业和农村污染治理、江河湖库水质提升、土壤及磷污染治理、水上污染综合治理等。按照行动方案,十堰将将完成退耕还林还草工程18.92万亩,治理水土流失面积818平方公里。严禁在汉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内新建重化工、造纸及其他高耗能、高污染项目,严禁在汉江及堵河沿岸地区新建石油化工和煤化工项目。2019年全市乡镇生活污水治理全覆盖,出水排放达到一级A以上标准。


  数据显示,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自实施保护以来,水土流失治理面积达到12574.1平方公里,植被覆盖率提升19.25%,新建污水处理厂64个,垃圾处理场59个。而陶岔渠首水质监测站的98项监控指标显示,丹江口水库的水质持续稳定达标。


  一条北上的生命引水线


  汉江,一条神奇的河流,经过沧海桑田的养育,冲积成了一块特殊的地质结构,自此,一座雄伟的大坝从这里拔地而起,一片无际的海洋从这里延伸,一条北上的生命引水线从这里流淌。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整条干线采取封闭式管理。从深挖方渠段到高填方渠段,从大型渡槽到倒虹吸,从水质监测到调度运行,一切都按照规范化的标准有序推进,稳定达标。


  在渠首分局,记者走进陶岔水质监测站,目睹了各种先进仪器所监测到的结果,在陶岔水质监测站,监测人员井菲告诉记者,目前所监测的89项指标总体正常,水质一直保持在国家Ⅱ类饮用水标准以上。据了解,像这样的水质监测站,沿线共设有13座。


  饮水安全是人民群众最为关切的问题。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通水4年多来,水质一直保持在国家Ⅱ类以上标准,饮用口感明显得到改善,极大地提升了人民群众的幸福感。


  据北京市相关部门介绍,通水之前,自来水硬度每升达到380毫克,而现在已降为每升120至130毫克。


  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让人与自然更加和谐。2018年9月19日,长江科学院和南水北调中线水源有限责任公司在丹江口水库中心,发现了大量活体桃花水母,面积达1500平方米左右,监测人员在现场成功采集到了多个活体标本。


  桃花水母享有“水中大熊猫”美誉。在地球上生活了15亿年,是世界保护级别最高的“极危生物”,目前世界范围内只发现桃花水母11种,其中9种产自我国。它对水环境的要求极高,适宜生存在无毒无害、洁净的水域。


  这次发现的活体桃花水母,主要分布于水体中上层,直径大约在8毫米至20毫米之间,圆形周边呈锯齿状,中间有4叶近似三角形的叶瓣,在水中一张一合,上下飘荡,姿态优美,就像空中缓缓升降的降落伞,且集群存在。


  专家表示,此次活体桃花水母的现身,与生态环境的改善有很大关系。近年来,丹江口水库通过加大生态环境治理和水源保护,水质洁净优良,为桃花水母提供了优良的生长环境。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8月至9月库区水质明显好于2016年和2017年,15个库内断面水质为I类至II类。


  丹江“碧水”,一条流动的生命动脉。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与自然在这块丰厚的土地上赋予了两条河流一种伟大的柔力,人与河流在“双向创造”的进程中,实现了最完美的结合,孕育了绚丽多彩的人文景观,既对立统一,又和谐相处,可谓是中国水利史上的一座伟大丰碑。

 

(来源:中国南水北调报 记者 刘铁军)

2019年3月26日 15:33
浏览量:0
收藏